• 相亲

  • 发表时间:2014-08-30 19:15 | 缘分天空(yuanfentk.com) | 点击数:
  •   相亲,在中国已经是经久不衰的寻找终身伴侣的最佳途径了。尽管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,这种寻亲方式却仍是盛行中。

      相亲的双方,大多都是已过晚婚年龄的大龄青年。然后在介绍人的指引下,稍稍见上一面,或正式或非正式,若双方都满意,就开始自行约会,建立感情,以至于最终步入婚姻的殿堂。

      而我今年已经是二十有八了,却仍然在这方面不紧不慢。母亲十分着急,到处托人给我介绍男友。于是,我便也加入了相亲的队伍中,开始重复着古至今来一个又一个古老而又传统的故事。

      这一次我的相亲对象是一位大学教师。介绍人巧舌如簧,说得母亲彼有几分心动,于是扯着我,按约定时间来到了介绍人的家中。

      刚进门,从里屋便走出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。中等身材,略微有些偏胖,但若用魁梧来形容却也不过分。介绍人将大大的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缝,亲热地拉着母亲的手说,“快进来,快进来!这位就是丁老师。”说罢,伸手朝面前这位白衣男子一指。

      丁老师立即在已经满是笑意的脸上再堆上一层笑,这使他的脸部看起来十分地夸张。两只眼睛在镜片后面慧颉地闪烁着,透出一丝微微地笑意。我可以感觉得到他正在全力地注意着忽然出现的这两个人,就像一只猎豹在漫不经心地观察着猎物般。他向母亲客套过后便转向了我,忽然伸出一只手放在我面前。

      我被这一个突出其来的动作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了。半响,才伸出手去,轻轻地与他握了握。他的手轻柔,细腻而温暖,只用了三个手指蜻蜓点水般地握着。让我想起《赤壁赋》里的句子:清风徐来,水波不兴。

      抬起头,这才看清楚他。他的肤色较白净,配着白色的衬衣,更是透出了一股儒雅的韵味。圆圆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,将一双深而亮的眸子巧妙地隐藏了起来。右眼角下有一块小小的肉色的疤痕,大约寸许,深深地凹进去,他一笑起来,就像是一个小小的酒窝,调皮而诱人不禁想一探究竟。

      他将我们引入了内室,室内已经摆好了一应的果品零食,介绍人开始热情地招呼起来,给我们一人手上塞了一块山枣糕。

      开始的时候,大家都很拘束,各人手里把玩着山枣糕,好象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。还是介绍人打破了尴尬,开始滔滔不绝地与母亲聊起天来。他的眼睛如若恍惚间安静了下来。手中握着山楂糕,仿佛拥有了挡箭牌,不时的细心听着大人们见的谈话,寻找时机小心应对。介绍人仿佛看出了这一点,也不失时机的将话题转向他。终于在这一来一往中,将距离似乎拉进了些。

      我像一个真正的淑女一样坐在那里,手里紧紧地拽着那块已经被蹂躏得不像样的山枣糕。低着头,偶尔问着我时,才应一两句。这一刻,连我自己都佩服起自己来了!

      终于在谈话中母亲和介绍人时时露出笑容;他不失时机的也慢慢打开了话匣子。不时朝我望望,仿佛是捕捉我的讯息,终于介绍人也很聪明的看到了这一点,拉着母亲向另外一间屋里走去。

      屋内只剩下我与这位丁老师了。我四下里瞅瞅,呼,终于可以喘口气了!于是,我舒展舒展了筋骨,拿起了一块山枣糕,毫不客气地剥进了嘴里。那个丁老师似乎也轻松了不少,话也渐渐地多了起来。从学生时代一直谈到工作,从家乡一直谈到抚州,天南海北,夸夸而不绝口。偶尔也会幽默一下,眨一眨他那双黑眼睛,或是低下头,转过脸,让一抹红晕飞上脸颊。

      我安静地回应着他的话。偶尔也提一些问题。他看起来挺开心,像一个孩子似的,害羞而含蓄,却又抑制不住心中奔放的热情。我恍忽看到一朵美丽的百合花,在雨后的暖阳中,沉静而又热烈地开放着。

     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。母亲进来,招呼我离开。于是,我们一行人一齐步下楼,往各自来的方向去了。一次古从今随的相亲就此告一段落。

分享到: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相亲那些事
  • 相关 相亲交友 资讯
    • 爱美
    • 健康
    • 情感
    • 美体
    Copyrights © 缘分天空情感交友网 www.yuanfentk.com 版权所有 2011-2017 粤ICP备14056131号 QQ群:151788838